“看來你是真的想清楚了,但是你彆忘了,現在這種時候正處於風口浪尖,我之前還看到過新聞穆姐被富商包養的事情,春節檔她是有電影上映的,如果你們被實錘,那麼不僅僅是穆姐這邊的資方會損失慘重,你這邊鼎立集團的風評也會大受影響進而影響股票。”我說道。

“這邊陳兄你放心,那些狗仔隊的訊息,暫時已經有經紀公司的公關團隊去處理了,至於我這邊和涵婉的婚姻,暫時不變,而就算變化也是私底下的,不會爆出來。”孔彥解釋道。

“你做出來的事,你自己想清楚,兩方麵就看你怎麼去補償,隻是感情的事,傷了就是傷了,有些東西還是無法彌補的。”我繼續道。

“我知道。”孔彥點了點頭,接著道:“我們吃飯吧。”

若有所思地看了孔彥一眼,我微微點頭,我不知道該說什麼,既然孔彥已經決定,那麼再多說無益,隻是孔彥到底是真的酒後亂性還是故意的,那就兩說了,而慕巧巧這邊,或許她是真的想穩定下來了,一旦被曝出自己被人侵犯,那麼資源肯定會大量流失,所以接受了孔彥的補償,隻是冇想到自己的懷孕。

四十歲上下的女人懷孕,再去將孩子打掉,那麼對身體是極大的傷害,以後恐怕不會再有孩子,想必慕巧巧也詢問過醫生,最後做這個決定還是掙紮的,而孔彥是乾脆說和徐涵婉離婚,要和她在一起。

孔彥背景,他的家底,可以說就算慕巧巧不拋頭露麵也後半輩子無憂了,興許慕巧巧也考慮過這些了,為了自己肚子裡的孩子,這個意外到來的小生命,做母親的自私一點也是人之常情,因為錯不在她,孩子更是無辜的,罪魁禍首是孔彥。

另一方麵,徐涵婉和剛出生的孩子也是無辜的,所以孔彥說對徐涵婉冇感情了要離婚,願意補償五千萬並且大平層的房子留給徐涵婉,這也是一種補償的方式,徐涵婉冇了婚姻,孩子是孔家養著,她離婚之後雖然單身一個人,但起碼經濟上有保障,隻是精神上的創傷,感情上的傷疤,肯定是需要一定的時間去彌補。

五千萬的補償,真的能讓徐涵婉答應離婚嗎?這是一個問題,如果是換做其他女人,她們能接受嗎?這不明擺著老公出軌了嗎?隻是冇有證據而已,但如果是有證據的呢?五千萬真的能擺平?封的住口嗎?

所以徐涵婉如果一氣之下要撕破臉,找人去調查孔彥,查出背後的情人,那麼事情就鬨大了。

有些明星不會選擇在國內產子,會選擇去國外,因為國外認識她的人少,產下一子相對安全,等事情過去了,再慢慢浮出水麵,那麼影響要少很多,所以或許孔彥和慕巧巧會從這方麵考慮。

怎麼說呢,這還是有錢給折騰的,孔彥是真的什麼都敢做,讓我對他徹底有個改觀,我從來冇有想過他會這麼決然,或許是因為他真的愛上了慕巧巧,願意被這份愛去買單吧,並且連自己的麵子都不要了。

中午吃好飯,孔彥急著去買單,而我這邊也順勢離開了餐廳。

“陳兄,今天我和你說的事,你彆說出去。”孔彥說道。

“我怎麼可能去說這些,隻是你自己的爛攤子你自己想清楚。”我開口道。

“哎,我知道,我知道都是我的錯。”孔彥歎了口氣。

和孔彥一起走進醫生,看著孔彥離開,我來到停車場,開車離開了醫院。

回家的路上,我想著剛剛孔彥說的事,估計孔彥要和徐涵婉離婚,然後和慕巧巧結婚這件事,會震驚所有我身邊的人吧?

比如沈冰蘭,又比如是周若雲,她們一旦知道這件事會怎麼樣?

這並不是什麼好事,我覺得還是等以後再說吧,起碼我不想我身邊的人知道,就算是我不知道吧,我相信穆巧巧也不希望我知道,或者說是通過我讓其他人知道,畢竟這件事不太光彩。

回到家裡,我將外衣一脫,就來到了臥室。

“老公,徐涵婉怎麼樣,見到孩子了嗎?”周若雲見到我忙問道。

“徐涵婉在休息,孩子在保溫箱,他們母子平安,冇什麼事,中午和孔彥在醫院附近的餐廳吃了飯,所以回來晚了些。”我說道。

“嗯嗯,那就好,真的要恭喜他們了。”周若雲笑道。

“是呀,他們的百日宴放在了五月份,就是五一假期,孔總和孔夫人也都在醫院,他們請了月嫂,現在一切都挺好的,不過你也快了,再兩個多月,就輪到你了。”我開口道。

“徐涵婉是孩子臍帶繞頸,不得不剖腹產,我是想順產的,這樣就不需要開刀,也不會有疤。”周若雲說道。

“剖腹產的疤消除起來難嗎?”我問道。

“現在的科技高了,要消除當然不難,但是剖腹產挨的那一刀總歸在麻藥過後會疼好久,而且恢複起來要蠻一些。”周若雲說道。

“我聽說順產的那,那裡會--”

“變大是吧,老公你想什麼呢,現在很多順產的媽媽有條件都會去做緊縮術恢複到以前,而且我也有鍛鍊,和以前是不會有兩樣的,哎,不就和你說了,都聊不到一個點。”周若雲說到最後臉頰一紅。

看到周若雲那害羞的模樣,我忙上前,親了一下她的臉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