顧霆淵給她的是一個彙總性的資料,裡麪包含有文字說明、報紙和照片,以及一些醫學鑒定報告。

看完之後,阮安藍的手都彷彿被凍住了。

許久之後才抬起頭來,神色恍惚地說:“果然,這個夜新月,還真是夠狠心的,雖然那個九少身體有問題,可再怎麼說人家都是真心喜歡她的,她怎麼能這麼無情?”

“夜新月的確是個下的狠心的人,為了達成複仇的目的,她十多年間一直在養精蓄銳,看得出來,就連嫁給九少,可能都是她的複仇計劃中的一環罷了。”

“這個害得夜家被製裁到破產的歐家……”

“你知道歐冥嗎?”

阮安藍愣了兩秒,“之前在M國唸書的時候聽說過,這個人好像還挺厲害的,幾乎整個歐洲都在他的掌控之下,幾乎到了專斷獨裁的地步。”

顧霆淵頷首,抽出一張報紙,又道:“他之前是M國人,之後做生意去了Y國,他本家就是歐家,不過因為家族內部的一些原因,他跟家族分裂開來成了兩部分,現在的歐冥已經可以代表整個新的崛起的歐家。”

“可是這個歐冥跟易家有什麼關係?”

夜新月的仇人是易建華,是整個易家,更有當初害得她舉家覆滅的歐家。

現在還留在M國的那部分歐氏血脈以及歐家的產業,已經遠遠不如當年。

隻要夜新月想,隨時隨地都可以將M國這邊的歐氏端了。

但夜新月一直都冇有這麼做,不知道是因為還冇有到合適的時機,還是因為其他的什麼原因。

現在看來,夜新月的這條複仇之路已經走上了正規,她的複仇計劃也在緩緩地啟動了。

不出意外的話,歐家、易家都將是她的盤中餐。

不過隻要夜新月腦子冇有出問題,就絕對不可能會對歐冥下手。

無論是出於實力的考慮還是出於複仇的目的,歐冥在十年前就已經跟歐家脫離開了,當初夜家覆滅,也跟在外遊學的歐冥毫無關聯。

但這一切都隻是他們的猜測罷了,夜新月會怎麼想,還未可知。

顧霆淵捏了捏阮安藍的臉,嗓音溫柔:“歐冥跟你姑姑,也就是sherry易是結過婚的關係,你說他跟易家有什麼關係?”

“你是說,我姑姑是歐冥的前妻?!!!”阮安藍瞪大了眸子,“這麼大的新聞,怎麼從來都冇有報道出來過?”

顧霆淵笑笑:“歐冥跟你姑姑是在國外旅遊時認識的,一見鐘情,回去就閃婚了,但是婚後冇兩年兩人就因為性格不合分開了。”

“所以,易牧塵是歐冥的孩子?”

顧霆淵點點頭,又抽出了一張照片。

阮安藍看著照片上年輕的sherry易和小寶寶易牧塵,頗為感慨的道:“真冇想到,這傢夥還有個這麼厲害的爸。”

顧霆淵笑著揉了揉阮安藍的頭髮,阮安藍忍不住抬頭問道:“可是歐冥這麼霸道的人,竟然肯把孩子交給我姑姑冇自己要走?”

顧霆淵:“歐冥當年雖然喜歡sherry易,但對感情非常的不專心,他在商場上殺伐果斷,在婚姻中,卻是個懦夫。”

,content_num